虽然不像林森北路那幺豔丽,查德的酒吧夜生活还是很精彩

  作者:   浏览: [ 536 ] 次

查德的夜空很漂亮,因为有光害的地区很少,即使是首都,抬头一望就是点点星空。不过不代表此处毫无夜生活,既然这边有外国商务客,那幺同样就会有些相应的生意可以做:餐厅、旅馆、Lounge Bar,以及其他。这一次,为大家介绍的就是恩加美纳少数的Lounge Bar 之一:卡尼莫。

因为地缘关係,卡尼莫离法资饭店ibis跟Novotel不远(不过这边的Novotel不会带警察搞客房服务啦),主要的客群也是欧美外国人为主。从外观上是绝对看不出来有这间店的存在,只见一片什幺都没有的长墙与整齐洁净的漆面,跟一般屋舍没有差异,必须再往前走一点点,才能看见霓虹灯、警卫与旋转式入口,非常低调,竟也与内部的气氛产生某种诡谲的呼应。

入场之后,围墙内的光景,是一种很难在一般定义下的「都市」中出现的装潢:露天庭院,以真正的茅草涂以各色油漆并束紧后搭建成的遮雨亭顶,以木柱支撑,或圆或方,围出一个个座位区;座位是沙滩躺椅,红黄绿蓝各色缤纷,以圆桌为中心摆放;内墙上漆画着海滩的景色,对查德这样的内陆国家来说,的确是给人奇异的感受,究竟只是一种夏威夷主题风,还是吐露着某种想要向外的愿望?

晚间九点多抵达,乐团已经开始演奏,赶紧随着服务生入座。菜单以饮料为主,常见的调酒种类如长岛冰茶、马丁尼;当地啤酒、海尼根、红酒、一般饮料均有,价格则是针对外国人订定,一杯调酒约200至300台币(4,000到6,000中非法郎),绝非当地人随时都能享受的价位。

点了瓶「33」,随啤酒附上的点心倒是相当有熟悉感:花生。花生是查德十分普遍的小吃,路上常见小贩将花生装在宝特瓶里(就是台湾拿来装柳丁汁的那种)贩售。跟台湾不同的是,查德的花生没有炸或炒的过程,盐巴也加得不多,所以口感是相对清淡与清爽。但不管怎样,桌上一盏烛光映衬,喝啤酒、配花生,在地球的另一端,竟有这幺类似台湾的饮食行为,无形中也增加了些熟悉感。

融合夏威夷与查德特色的装潢很奇妙,更妙的是另一边的内墙竟然有小型的人造假山跟瀑布,水不停地流泻而下!这里是全国只有2%人口可以用自来水的国家耶,真的是有够大手笔的;更奇特的,是假山旁的座位区,居然是用可丽饼小贩的棚子搭起来。为什幺我知道是可丽饼?因为棚子的前檐用法文写着大大的「CREPERIE」……

茅草亭里也相当特别,在亭顶内侧与柱子上安装小灯泡,定时变换各种色彩,或紫或绿、或白或黄,随着乐团演出,觥筹交错间形塑出十分魔幻的氛围。当你微醺时,会发现各色人种的客群彷彿被灯光的色彩吸纳进去,乐音的节奏把你跟其他人一点一点地送上高空,让这间店为你隔绝白天见闻的一切,成为另一个不同的世界……直到你眼角余光瞄到后方扩建中的工地,才又重新落地。

虽然是露天Lounge Bar,但更像是複合式餐厅,有些早来的客人会点餐,炸薯条、生菜沙拉、肉类主菜,完全是欧美的风格;工地更后方是酒窖,陈列着可乐娜、海尼根、伏特加等外国品牌酒类与法国红酒。除了红酒因为有优惠,比台湾便宜之外,其他的酒类价格都跟台湾差不多,甚至更贵。

回到座位,乐团主唱持续高歌中,以轻鬆带着慵懒的曲风为主,歌声跟粗犷的外表完全不搭,讲话时有些低沉,但唱起歌来声线变得有点细、声音略扁一点,别有一番特殊的韵味;法文的歌词不晓得是否呼应他的心情,歌声里有股投射希望的厚度:「跌落吧!跌落吧!自由吧!自由吧!」吉他、鼓、键盘的伴奏仍旧是轻鬆而慵懒,像麻醉药。

一曲结束,舞群进场。一组四人,都是女性。红色系为主的服装,搭配黑长袜、及膝裙、布鞋,露出一截肚皮。与其说是专业舞团,其实更像社团朋友受邀演出。从后续的舞蹈动作中也印证了这样的猜测。没有繁複或高难度的舞蹈动作,也没有整齐划一的相互配合,而是用一种近乎天生的韵律感,与乐团的节奏完美搭配。举手投足间的「业余」,反倒更加突出了体内的音乐「基因」。这样的互动,与其说是表演,还不如说是默契很好的老朋友们在同乐,也感染了现场的观众们。

进入到独舞阶段,一方面是敬佩主唱的肺活量,居然可以连唱近半小时不间断;二方面则是讚叹原来还有这种「歌舞互尬」的方式。每当主唱唱出旋律中的重音,舞者就会在同一时间做出顿点;当主唱进到紧凑的节奏时,舞者有的持续下腰、扭臀;当主唱以一个高峰做出段落,舞者竟然……劈腿跟后空翻都出现了!不是在看跳舞吗?怎幺变成体操了?大概这就是查德风格吧!

在这样的场所,一定会有另一种「不言而喻」的产业共同运作:性工作者。前面提过,这边的消费并不低,对当地人来说不太可能常常光临,而客群又几乎是以外国商务人士为主。因此,也就吸引了当地收费较高的性工作者前来。如果以舞池为中心,与入口处成对角线的地方,是一般客人用餐喝饮料的区域;靠近入口处与吧檯,则是性工作者群聚的地方。她们或者单独前来、或者三两出现,穿着打扮都相对入时,与街上看到的老百姓差异非常大,更像是出现在台北东区或时尚上班族,但还不到林森北路那幺的豔丽。其中一位坐在吧檯旁的性工作者,一头及肩长髮、蓝白直线条套装,加上约五公分高的鞋子,走的则是大学生风格。她们多半点一杯饮料,拿着手机滑呀滑,等人搭讪。

根据同事的同事的朋友的朋友的消息,在首都,性交易的价格约5,000中非法郎(约台币250元);如果是南部第二大城蒙杜(Moundou),2,000中非法郎(约台币100元)即可成交。不过,在这边要奉劝一下各位如果有那幺一点点跃跃欲试的看官:非洲爱滋病患者的人数占全世界爱滋病患者人数的70%。所以同性恋根本不是防治爱滋病的「标靶」,缺乏防疫资源、资讯所导致的不安全性行为,才是感染爱滋病的根本。

正当我一边听歌一边观察时,有个白人男性已经走到吧檯前,跟一名穿着鲜红紧身衣与绿色热裤的性工作者攀谈。这个不是我在说,这位先生的外型实在是很像……肯德基爷爷。白头髮、白西装又微胖,只差没拿根枴杖。

只见他们聊着聊着,肯德基爷爷就从口袋中拿出一叠钞票交给女方收下!不过可能是为了培养气氛吧,肯德基爷爷并未直接把人带走,而是继续在吧檯前跟女子聊天。我看了看錶,时间也不早了,起身离去。途中经过其他仍等人前来搭讪的性工作者们,想起白日在烈阳下顶着货物叫卖的小贩,还有离乡背井到这来工作的人们……

大家都是努力地讨着生活,对吧?

相关书摘 ▶查德本地的餐厅,绝对是生、猛、有、力、豪、迈、粗、犷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勇闯非洲死亡之心:一个台湾人的查德初体验》,前卫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陈子瑜

非洲,被视为是资本主义世界最后一块「流奶与蜜」之地,随着全球化的进展与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崛起,欧美中三大集团在21世纪的非洲大陆上,进行着已持续数百年的各项资源竞争。原先位处中非内陆的查德,原本是疟疾等疾病肆虐、政变频仍、世界最贫穷与贪腐的国家之一,也因在2003年发现石油,进入三大集团的战略视野中,而获得一定程度的经济与政治发展。

查德,因地理位置而被称为「非洲死亡之心」的国家;一名台湾人,因工作机会使然,毅然决然的踏上了这块生疏、充满未知的土地,因此开展了一段与众不同、前所未有的旅程。由于本书作者受过社会科学的训练,使得这些随笔不只纪录单纯的生活体验,更是从政治、社会、文化、历史等角度切入的生命经验。

本书不仅是作者脸书粉专《子瑜在非洲:查德生活二三事》的精选文章集结,更独家收录未曾公开发表过的新作,让读者在地球另一端的台湾,能够透过文字与图像,体会查德人民的乐天与积极。

虽然不像林森北路那幺豔丽,查德的酒吧夜生活还是很精彩